!!!

完美世界的彼方[PSYCHO-PASS同人]——31(上)

冰之境界:

#31 药


不识趣的闹钟守时地叫唤起来,吵醒了睡得正香的神经。长睫毛犹如蜻蜓的薄翼颤了颤,形状优美的眉毛也忍不住微蹙,像是做了很大的心里挣扎,最终——放弃了苏醒。


闭着眼的槙岛翻了个身,手臂自然地甩了一下,正巧打到了睡在旁边的人。


“嗯?”


神智有了即将清醒的前兆,惺忪睡眼像贝壳羞涩地张开一条缝,渐渐露出了那对藏在其中的金色珍珠。


“狡……啮……?”


在看清赤裸着上半身的枕边人之后,槙岛的大脑产生了瞬间的短路,不过很快就以强大的自我修复能力恢复正常。


“醒了?”


“嗯……我都忘了,昨晚我是睡在床上。”


习惯于在冷冰冰的地上打地铺的他,险些忘记了床铺的温暖,记忆不自觉地倒退回昨晚,他和狡啮入睡前的那段时间——


“今晚你睡床上吧!”


将松松垮垮的领带解开,靠着床边的狡啮如是说。


“怎么了?今天格外体贴啊!”


“我一直都很体贴,就算是杀你时也是一枪毙命,没让你有多余的痛苦。”


“呵……看来我还要感谢你杀我杀的这么痛快呢!”


放下正要铺的被褥,槙岛来到狡啮身前,一伸手搂住了近在眼前有着蜂蜜光泽的脖子。


“一起睡如何?反正有两套被褥。”


“我可以把这当成是邀请么?”


虽然面不改色,但狡啮胸腔里的心脏却仿佛因闻到了槙岛的体香而兴奋起来,化为一头比小鹿野蛮得多的野牛,横冲直撞。


“这是符合我风格的体贴方式。”


“那还真是不懒呢!”


顺应本能,狡啮双手搂住槙岛的肩膀,将唇贴了上去。


他正在亲吻半年前他一度手刃的罪犯——凶狠、狡诈、聪颖、残忍的罪犯,同时也是孤独的罪犯。那时,他只是一味注视着这个罪犯的滔天罪行,却忽略了某些早该被发现的东西——


例如情感——执着、理解、喜欢……


直到这名罪犯离开他,才意识到在疯狂的追寻中,他其实真正想要的,是这名罪犯本身。


男人的本能,永远都不是理性、道德、正义这些冠冕堂皇的词语压制得住的,那是最容易发疯,最容易失控,也是最容易看穿的东西。


“不管是谁……救活你的人……我很感谢。”


意犹未尽的吻暂时告一段落,狡啮将槙岛拥在怀里淡淡地说道。


“你恐怕不会想感谢他的,因为如果我没猜错,救活我的人和制造我的克隆体的应该是同一个人。”


扣在腰间的手微弱地抖了一下,槙岛翘翘嘴角,扬起埋在狡啮颈窝里的头。


“虽然不知道他的目的,不过肯定不是为了批量生产我来卖钱就对了。”


金色的瞳仁映在狡啮的黑眼睛里,犹如夜幕中的北极星,璀璨夺目。


“就算这样,我还是要感谢他,如果不是他,我恐怕再也见不到你了。”


“后悔了么……当初杀了我?”


单刀直入的问题,问得狡啮措手不及。沉默片刻,明知很丢脸,可他还是坦率地点点头。


“现在看来……是有点……”


“呵呵……”


“别笑我啊!”


不满的目光滑到了槙岛的唇上,向上弯起的嘴角总觉得像偷吃了甜果子,挂着几分得意洋洋。狡啮禁不住火大,有种想把这两片唇吻到再也笑不出来的冲动。


“你在想什么?我有不好的预感……”


“你的预感很准,我在想怎么惩罚你!”


扑通——


身体一下子失衡,突如其来的冲击力破坏了重心的稳定,槙岛整个人栽倒在床上。


厚厚的被子被压出了一个大坑,床单也像一夜之间老了几十岁似的,满是皱纹。


“你这是要干什么……”


“我想干什么你猜不到?你不是很了解我的想法和行动吗?”


狡啮说着,揪住了槙岛上半身唯一一件衣服——白衬衫的衣领。


忍耐,已经溃堤了。


被理性捆绑的太久,现在冲出樊笼的他,只想任由野性的本能摆布。


纽扣被解开了,一颗、一颗、一颗,缓慢的令人心急。每一根手指像是在进行高难度的紧张作业,动作小心翼翼。


全身的血脉都在沸腾、喷张,狡啮盯住槙岛的那对眼睛,就像在盯着受了伤即将被吃下肚的猎物。


欲望,剧烈燃烧着。


很快,雪白的胸膛暴露在空气中,好似味道甜美的冰淇淋蛋糕,咬上一口满是滑嫩松软的奶油。狡啮情不自禁俯下身,在散发着绝对诱惑力的锁骨上咬了一口。


“嗯……”


挤了下眼睛,槙岛觉得自己不是因为疼才发出这样的呻吟声。


“别做的太过分……搞不好‘老师’说的‘祭典’明天就开始了。”


“不会的……”


狡啮一边否定,一边用舌尖啄吻香艳的锁骨,所经之处,留下了一串湿润的轨迹。


“真不知道你说的‘不会’到底是在否定哪个?”


“我是说我不会做的太过分……”


话音刚落,狡啮的吻停止了,垂下的视线被槙岛胸前小小的,泛着樱粉色的肉粒深深地吸引住,像黏在上面似的怎么移也移不开。


察觉到这股热烈的目光,槙岛的脸颊掠过一抹绯红——


真的只是浅浅的红,好似加了水的水彩,然而在过于白皙的面庞衬托下,却格外显眼。


第一次,看到这样的槙岛,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狡啮一定想象不出槙岛害羞时是什么样子。


这个男人也有可爱的一面啊……


这样想着,他伸出手,纠缠着犹豫和饥渴的指尖,轻触了一下那颗含苞待放的粉红花苞。


实在是太小了,小到狡啮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……男性的本能是追求丰满圆润的胸部,并且先天性地知道如何做能带给女人快乐。可对方换成是男人,他不敢肯定用相同的方法也能让槙岛品尝到快感的滋味。


染上羞怯的茱萸很安静,和槙岛一样,只是安静地看着他,仿佛在等待和考验他的下一步动作。


“怎么感觉……好有压力……”


“我才是下面的那个,怎么想都是我更有压力吧?”


坚硬的紧张感被含笑的声音融化了那么一点点,狡啮不由得苦笑。


“话是这样没错,不过你不觉得压着这么从容的你,其实需要很大的勇气?”


“那……换我在上面?”


“不行!”


连四分之一秒都没用上,狡啮的否决迅速而坚定。


闻言,槙岛笑得更厉害了,颤抖的银白色刘海有几缕挡住了眼睛,不过很快就被狡啮拨开了。


交汇的目光贪恋着彼此,仿佛有磁力一般,目光的主人也情不自禁地相拥。



评论

热度(30)

  1. kei_1859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柳树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magickathy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Rebecca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daidingdi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!!!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
  7. Nacriss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
  8. appleping7360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